网投正规信誉平台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邮箱  
国家二级甲等医院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
 

您的位置:网投正规信誉平台 > 医院文化 >

我和患者的故事(一)

发布时间:2019-09-09     16:50:41    来源:感染科 张鉎


      前几日有一对年轻的夫妇来我这里做PPD皮试,我在给他们登记信息的时候,妻子说:你是张护士吗?你到这儿来上班啦!我抬起头看到她正面带笑意地看着我。我问她:你认识我吗?她点点头:“是呀!”随即她跟旁边的男士说:老公!这是张护士,我生乐乐的时候就是张护士接生的呢!”语气中夹杂着一点兴奋。
  “是吗,你们孩子多大了?”
  “三岁了,我记得那时候你好像也怀孕了。”
   “嗯,是的,我们孩子两岁多了,比你们小大半岁,谢谢你还记得我”我回答道。
   “怎么会不记得呢,现在一家只生一两个孩子,生的时候遇到的好的人和事,一辈子都记得!”她笑着说。
     做完皮试,交代好事情,夫妇俩人再次表示感谢后笑眯眯地走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很开心,因为那句“一辈子都记得”似曾相识,几年前也有年轻的妈妈对我说过。听到这样的话,除了感到欣慰之外,还有一丝丝的羞愧,欣慰的是我只是一个护士,但我的付出得到了部分人的肯定和感激,惭愧的是,或许我们只是在言语上,行动上尽了一点点我们应该做的且微不足道的小事,也是我们的职责,却让别人心存感谢,还表示一辈子都记得,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我曾经分别在儿科、内二科和妇产科工作过,因为每个科室的专业性不同,所以面临的病人病种不一样,病情也不一样,在这三个地方,我与部分护士姐妹们建立了珍贵的友情,与不同的病人相处,也与许多病患建立了护患之间的难得的、难忘的情义。从小就富有同情心的我,在儿科时候曾经给几岁的农村患儿带过香甜的糕点、在内科时候给儿女没在身边的老年夫妇送过早餐、也因为心系因为绝望自杀未遂的年轻母亲在脱离危险期之前,寝食难安夜不能寐。。。我是助产士,所以在产科工作的时间最长,虽然产科的工作强度大,最脏,风险最高,但它却是我十九年的护理生涯中感到最有成就感的地方,也收获最多的地方,因为面临的是孕产妇群体,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健康的,很少存在有像患儿穿刺困难的工作上的难题,也没有内科癌症病人那种被病痛折磨充斥比较沉闷的环境,在每当看到孕产妇朋友们及他们的家属满怀希望与忐忑高高兴兴地来,开开心心地离开跟我说再见的时候,我就特别得高兴。我与许多孕产妇因为在工作中而相识,因为相处而相知,有的成为半路相识的熟人,有的成为微信圈里的朋友,感到特别开心和满足。多年以来,在工作中发生过许多让我难以忘怀的事情,这次与宝妈的一次简单的邂逅,再次勾起了我对她们这个群体之间的美好回忆,所以,特意择选了几件,想同护理姐妹们一同分享期间的温馨与乐趣。


                                              护士!是我,我来啦!
       晚上值班的时候,来了一个孕四个多月的双胎孕妇,诉腹部不适要求住院,值班医生检查后,没有发现她有明显的宫缩现象,也没有出血的状况,胎心音和胎动也无异常。但孕妇执意说自己不舒服,但又说不清到底哪儿不舒服,为了安全起见,暂时让她在11号病房35床休息自测胎动,我们不定时去病房监测胎心音。后来在医生那儿得知这个双胎孕妇做的是试管婴儿,并且这已经是她做的第四次试管婴儿了,每一次胚胎移植都很顺利,但前三次都是在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流产了。听到这里,我心里明白了几分,这很可能只是一种心理因素,我是多么能理解她的这种心理呀,做了四次试管婴儿,不仅是身体上,经济上和精神上,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以前每次到了这个月份就流产了,再次做了胚胎移植成功妊娠到了这个月份,即使没有异常,但他心里肯定是极度恐慌的,因为担忧和恐慌,所以她战战兢兢,犹如一只惊弓之鸟,也许只有在医院里,她才能获得一点点的安全感吧。
      心里盘算好之后,我来到她的床边,果真,她就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半靠在床上,低着头,双眼无神,没有一丝精神。我拉起她的手,看了看她的床头卡,我喊她:“***,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到了,别那么紧张。”她没有吭声,甚至连头都没有抬。我想,这么多年来,这样的话她一定也听够了。我继续说着:“你现在在医院里,莫怕,有啥事肯定会得到及时地解决的”。她仍然没有搭理我。“我有个表弟媳妇,做了三次试管,前两回都失败了,第三次成功了,你也一样,前三次出现这种情况,这一次未必会出现。”“真的?”听到这里时,她猛然抬起了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看到她眼里闪烁着一丝光亮。“是真的,我不骗你,我那个弟媳妇后来生的是龙凤胎,男孩像爸,女孩像妈,特别健康,不信我给你看手机怎么样?”。我继续一边说到,一边打开手机,翻出了表弟家两个孩子的照片让她看。她仔细端详了两个孩子的照片后,嘴角隐隐浮现了一丝笑意。此时的我心里明白,我的安抚虽然起不了实质上的作用,但起码,在这个时候对于她来说,绝对是一种支撑!
      再次上班的时候,那个双胎孕妇已经出院了,听说待了两天后没有什么异常所以就建议她回家休息,按时产检。因为与她接触得时间很短暂,对她的样貌我基本没有什么印象。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次去11号病房,正当我低着头给一个病人拔针时候,38床的一个产妇喊到:护士!是我,我来了!那种语气很急,很兴奋,我扭过头打量着她,这是一个双胎已经手术两天的产妇,不认识,我问她:“你是在喊我吗?”“是的,我从住院的时候就在找你,每天有护士进来,我就看看是不是你,今天可看到你了!”我还是很懵,于是走到她床前取下输液卡,看了看名字,这个名字似曾相识,我在大脑中急剧回想着这个名字。“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上回住在35床,听说38床生了个龙凤胎,两个都是六斤多,原来就是你呀,真厉害,别人一个孩子还不到六斤,你两个孩子都超过了六斤”“是呀是呀,就是我,护士,谢谢你!”说着她一咕噜从床上起来,径直走下床,指着床尾的两个孩子,让我看。我凑上前去,拉着她的手:“恭喜你了,你真是受罪了,看我说的没错吧,这次没问题吧!”“嗯,是的!”她满脸笑意。术后两天,大多数产妇还哈着腰走路,起床还得家属协助,但是她却这么利索,我知道,不是不疼,也不是她能忍,而是历经了几年的苦难,孩子的顺利健康地出生,给了她强大的动力。在她又一次的感谢声中,我走出了病房,我好开心,真是替她感到高兴,我也好激动,她能记得我,来住院后还一直关注着我,让我一同分享这种喜悦。



医院风采
  • 麻醉科苏醒间

  • 设备先进的麻醉科手

  • 超声消化内镜

  • 美国GE公司数字乳腺

医院荣誉
  • 放射影像科省级临床

  • 临床护理省级临床重

  • 神经内科市级临床重

  • 2018届中国县级医院